标签归档:古文今读

所谓伊人

蒹葭
——《诗经·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注释:
蒹葭(jiān jiā)
溯洄(sù huí)
萋萋(qī qī)
晞(xī)
湄(méi)
跻(jī)
坻(chí)
涘(sì)
沚(zhǐ)

Trick or Treat

家康神君有云:“人之一生,如负重担,如行远路,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无不足。心生奢望之际,则思穷困之时。能忍为长久之基,视怒为敌。只知胜而不知败者,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菜根谭又云:“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独早”,先贤大智,知此,可免蹭蹬之忧,可消躁急之念。

人到中年,看着越来越稀疏的头发。感受着瓶颈期的压抑。感受着光阴流逝的焦躁。人生的问题似乎也变得简单了,无非取舍而已。

想起杨德昌的《一一》“本来以为,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那个必要,真的没那个必要。”

万念纷飞际,正是做功夫时节。知行合一,做不到就是不知道而已。

好久未更新网站了,给自己找点糖果挺不错,还是这个糖果屋好。

常于闹世行,不失寂静心

huyanglin

容言、容事、容人
——嘉样堪布

好话听了不骄,坏话听了不嗔、不顺耳话听了不躁。胸怀坦荡,顺耳能容言。容言是力量,倾听别人需要勇气。容言是智慧,耳顺缘于能容的心。容言是耐心,心慈如水,消融万千冰。

易做的事踏实地做,艰难的事耐心地做,不顺心的事快乐地做。高瞻睿智,心量能容事。做任何事,不因其易而轻视,不因其苦而放弃,不因其难而退缩,不因有功而自傲,不因无过而自喜。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一切都是好事。

平常人真诚心相交,超己者虚心相交,劣己者平等心相交。清净平等,胸襟能容人。高不谄媚,低不轻蔑。不心怀功利,不以貌取人。心平如水,澈可照人,人人都是贵人。

自我教言——古文今读

华智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切莫遗忘有三种:莫忘恩重善知识,
莫忘大慈大悲佛,莫忘正念与正知。

恒需忆念有三种:恒念传戒之上师,
恒念示道之佛法,恒念律仪与誓言。

恒时应具有三种:身体恒时应有心,
床榻恒时应有身,心中恒时应放松。

急须忘掉有三种:急须忘掉生贪友,
急须忘掉生嗔敌,急须忘掉痴睡眠。

恒需谨慎有三种:众中出言当谨慎,
独处行为当谨慎,平常观心当谨慎。

恒需隐秘有三种:隐秘自己之功德,
隐秘他人之过失,隐秘未来之计划。

不可宣说有三种:不宣偶尔出离心,
不宣自己狡诈行,不宣自己之善行。

不可去处有三种:怨仇争处不可去,
众人聚处不可去,玩乐之处不可去。

不宜言说有三种:无信者前不说法,
未问不说自经历,不说不符实际语。

不该之事有三种:友前不该有喜怒,
承诺不该有变动,行事不该有表里。

莫作之事有三种:切莫自大与傲慢,
切莫暗中说他过,于谁亦莫作轻毁。

不应之事有三种:不于富人施财物,
不于狡者起信心,于谁亦莫说密语。

不应观察有三种:不应观察美女身,
不应观察友之事,不应观察己功德。

随顺之事有三种:语言随顺于亲友,
衣饰随顺于当地,自心相应于佛法。

不应听闻有三种,不闻他人赞己德,
不闻喜新者之语,不闻愚者之教诲。

不能希求有三种:不求富人之财物,
不求高贵之地位,不求华丽之衣饰。

不能诽谤有三种:不谤众望所归者,
不谤他人买卖物,不谤慈己善知识。

不能赞叹有三种:不赞众夫所指者,
不赞自大愚昧者,不赞幼稚之孩童。

不赞不谤有三种:不赞不谤自亲属,
不赞不谤陌生师,不赞不谤一切人。

如此窍诀尚众多,总之时时刻刻中,
自观自己极为要,世出世法亦归此。

如是略说之教言,无垢智慧瑜伽士,
为调自心而宣说,极为甚深当修持。

译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初十

觉林菩萨偈

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无量菩萨来集,说偈赞佛。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分布诸彩色。
虚妄取异相,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彩画中无心。
然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
彼心恒不住,无量难思议。
示现一切色,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画师,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画,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
应知佛与心,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普造诸世间。
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偈颂

所有十方世界中 三世一切人师子
我以清净身语意 一切遍礼尽无余
普贤行愿威神力 普现一切如来前
一身复现刹尘身 一一遍礼刹尘佛
于一尘中尘数佛 各处菩萨众会中
无尽法界尘亦然 深信诸佛皆充满
各以一切音声海 普出无尽妙言辞
尽于未来一切劫 赞佛甚深功德海
以诸最胜妙华鬘 伎乐涂香及伞盖
如是最胜庄严具 我以供养诸如来
最胜衣服最胜香 末香烧香与灯烛
一一皆如妙高聚 我悉供养诸如来
我以广大胜解心 深信一切三世佛
悉以普贤行愿力 普遍供养诸如来
我昔所造诸恶业 皆由无始贪嗔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忏悔
十方一切诸众生 二乘有学及无学
一切如来与菩萨 所有功德皆随喜
十方所有世间灯 最初成就菩提者
我今一切皆劝请 转于无上妙法輪
诸佛若欲示涅槃 我悉至诚而劝请
唯愿久住刹尘劫 利乐一切诸众生
所有礼赞供养福 请佛住世转法輪
随喜忏悔诸善根 回向众生及佛道
我随一切如来学 修习普贤圆满行
供养过去诸如来 及与现在十方佛
未来一切天人师 一切意乐皆圆满
我愿普随三世学 速得成就大菩提
所有十方一切刹 广大清净妙庄严
众会围绕诸如来 悉在菩提树王下
十方所有诸众生 愿离忧患常安乐
获得甚深正法利 灭除烦恼尽无余
我为菩提修行时 一切趣中成宿命
常得出家修净戒 无垢无破无穿漏
天龙夜叉鸠槃茶 乃至人与非人等
所有一切众生语 悉以诸音而说法
勤修清净波罗密 恒不忘失菩提心
灭除障垢无有余 一切妙行皆成就
于诸惑业及魔境 世间道中得解脱
犹如莲华不著水 亦如日月不住空
悉除一切恶道苦 等与一切群生乐
如是经于刹尘劫 十方利益恒无尽
我常随顺诸众生 尽于未来一切劫
恒修普贤广大行 圆满无上大菩提
所有与我同行者 于一切处同集会
身口意业皆同等 一切行愿同修学
所有益我善知识 为我显示普贤行
常愿与我同集会 于我常生欢喜心
愿常面见诸如来 及诸佛子众围绕
于彼皆兴广大供 尽未来劫无疲厌
愿持诸佛微妙法 光显一切菩提行
究竟清净普贤道 尽未来劫常修习
我于一切诸有中 所修福智恒无尽
定慧方便及解脱 获诸无尽功德藏
一尘中有尘数刹 一一刹有难思佛
一一佛处众会中 我见恒演菩提行
普尽十方诸刹海 一一毛端三世海
佛海及与国土海 我遍修行经劫海
一切如来语清净 一言具众音声海
随诸众生意乐音 一一流佛辩才海
三世一切诸如来 于彼无尽语言海
恒转理趣妙法輪 我深智力普能入
我能深入于未来 尽一切劫为一念
三世所有一切劫 为一念际我皆入
我于一念见三世 所有一切人师子
亦常入佛境界中 如幻解脱及威力
于一毛端极微中 出现三世庄严刹
十方尘刹诸毛端 我皆深入而严净
所有未来照世灯 成道转法悟群有
究竟佛事示涅槃 我皆往诣而亲近
速疾周遍神通力 普门遍入大乘力
智行普修功德力 威神普覆大慈力
遍净庄严胜福力 无著无依智慧力
定慧方便威神力 普能积集菩提力
清净一切善业力 摧灭一切烦恼力
降服一切诸魔力 圆满普贤诸行力
普能严净诸刹海 解脱一切众生海
善能分别诸法海 能甚深入智慧海
普能清净诸行海 圆满一切诸愿海
亲近供养诸佛海 修行无倦经劫海
三世一切诸如来 最胜菩提诸行愿
我皆供养圆满修 以普贤行悟菩提
一切如来有长子 彼名号曰普贤尊
我今回向诸善根 愿诸智行悉同彼
愿身口意恒清净 诸行刹土亦复然
如是智慧号普贤 愿我与彼皆同等
我为遍净普贤行 文殊师利诸大愿
满彼事业尽无余 未来际劫恒无倦
我所修行无有量 获得无量诸功德
安住无量诸行中 了达一切神通力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愿我离欲命终时 尽除一切诸障碍
面见彼佛阿弥陀 即得往生安乐刹
我既往生彼国已 现前成就此大愿
一切圆满尽无余 利乐一切众生界
彼佛众会咸清净 我时于胜莲华生
亲睹如来无量光 现前授我菩提记
蒙彼如来授记已 化身无数百俱胝
智力广大遍十方 普利一切众生界
乃至虚空世界尽 众生及业烦恼尽
如是一切无尽时 我愿究竟恒无尽
十方所有无边刹 庄严众宝供如来
最胜安乐施天人 经一切刹微尘劫
若人于此胜愿王 一经于耳能生信
求胜菩提心渴仰 获胜功德过于彼
即常远离恶知识 永离一切诸恶道
速见如来无量光 具此普贤最胜愿
此人善得胜寿命 此人善来人中生
此人不久当成就 如彼普贤菩萨行
往昔由无智慧力 所造极恶五无间
诵此普贤大愿王 一念速疾皆消灭
族姓种类及容色 相好智慧咸圆满
诸魔外道不能摧 堪为三界所应供
速诣菩提大树王 坐已降服诸魔众
成等正觉转法輪 普利一切诸含识
若人于此普贤愿 读诵受持及演说
果报唯佛能证知 决定获胜菩提道
若人诵此普贤愿 我说少分之善根
一念一切悉皆圆 成就众生清净愿
我此普贤殊胜行 无边胜福皆回向
普愿沉溺诸众生 速往无量光佛刹

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古文今读

明嘉靖时,江西俞公,讳都,字良臣,多才博学,十八岁为诸生,每试必高等;年及壮,家贫授徒,与同庠生十余人结文昌社,惜字放生,戒淫杀口过,行之有年。前后应试七科,皆不中。生五子四子病夭,其第三子甚聪秀,左足底有双痣,夫妇宝之,八岁戏于里中,遂失踪,不知所之。生四女仅存其一。妻以哭儿女故,二目皆盲。

公潦倒终年,贫窘益甚,自反无大过,惨膺天罚。年四十外,每岁腊月终,自写黄疏,祷于灶神,求其上达,如是数年,亦无报应。至四十七岁时,除夕与瞽妻、一女夜坐,举室萧然,凄凉相吊。忽闻叩门声,公秉烛视之,见一角巾皂服之士,须发半苍,长揖就坐,口称姓张:“自远路而归,闻君家愁叹,特来相慰!”

公心异其人,执礼甚恭,因言生平读书积行,至今功名不遂,妻子不全,衣食不继,且以历焚灶疏为张诵之。

张曰:“予知君家事久矣。君意恶太重,专务虚名,满纸怨尤,渎陈上帝,恐受罚不止此也!”

公大惊曰:“闻冥冥之中,纤善必录。予誓行善事,恪奉规条久矣,岂尽属虚名?”

张曰:“即如君规条中惜字一款,君之生徒与知交辈,多用书文旧册糊窗裹物,甚至以之拭桌,且藉口曰勿污,而旋焚之;君日日亲见,略不戒谕一语,但遇途间字纸,拾归付火,有何益哉?社中每月放生,君随班奔逐,因人成事,倘诸人不举,君亦浮沉而已,其实慈悲之念,并未动于中也。且君家虾蟹之类亦登于庖,彼独非生命耶?

若‘口过’一节,君语言敏妙,谈者常倾倒于君;君彼时出口,心亦自知伤厚,但于朋谈惯熟中,随风讪笑,不能禁止,舌锋所及,怒触鬼神阴恶之注,不知凡几!乃犹以笃厚自居,汝谁欺?欺天乎!

邪淫虽无实迹,君见人家美女子,必熟视之,心即摇摇不能遣,但无邪缘相凑耳。君自反身当其镜,能如鲁男子乎?遂谓终身无邪色,可对天地鬼神,真妄也!此君之规条誓行者。尚然如此,何况其余?君连岁所焚之疏,悉陈于天,上帝命日游使者察君善恶,数年而无一善行可记;但于私居独处中,见君之贪念、淫念、嫉妒念、褊急念、高己卑人念、忆往期来念、恩仇报复念,憧憧于胸,不可纪极。此诸种种意恶,固结于中,神注已多,天罚日甚;君逃祸不暇,何由祈福哉。”

公惊愕惶悚,伏地流泪曰:“君既通幽冥事,定系尊神,愿求救度。”

张曰:“君读书明理,亦知慕善为乐:当其闻一善言时,不胜激劝;见一善事时,不胜鼓舞。但旋过旋忘,信根原自不深,恒性是以不固,故平生善行善言,都是敷衍浮沉,何尝有一事着实!且满腔意恶。起伏缠绵,犹欲责天美报,如种遍地荆棘,痴痴然望收嘉禾,岂不谬哉!君从今后,凡有贪淫、客气、妄想。诸杂念,先具猛力,一切摒除,收拾干干净净,一顾念头,只理会善一边去;若有力能行的善事,不图报,不务名,不论大小难易,实实落落耐心行去;若力量不能行的,亦要诚诚恳恳,使此善意圆满。第一要忍耐心,第二要永远心;切不可自惰,切不可自欺,久久行之,自有意外效验。君家事我,甚见虔洁,特以此意报之,速速勉持,可回天意!”

言毕即进公室内,公即起随之,至灶下忽不见,方悟为司命之神,因焚香叩谢。即于次日元旦,拜祷天地,誓改前非,实行善事,自别其号曰“净意道人”,志誓去诸妄也。

初行之日,杂念纷乘,非疑则惰,忽忽时日,依旧浮沉。因于家堂所供观音大士前,叩头流血,敬发誓愿:善念真纯,善力精进,倘有丝毫自宽,永堕地狱。每日清晨,虔诵大慈大悲尊号一百声以祈阴相。从此一言一动、一念一时,皆如鬼神在旁,不敢欺肆。凡一切有济于人、有利于物者,不论事之巨细、身之忙闲、人之知不知,力之继不继,皆欢喜行持,委曲成就而后止。随缘方便,广植阴功,且以敦伦。勤学。守谦。忍辱。与夫因果报应之言,逢人化导,惟日不足。每月晦日,即计一月所言所行者,就灶神处为疏以告之。持之既熟,动即万善相随,静则一念不起。如是三年。

年五十岁,乃万历二年甲戌会试,张江陵为首辅,辍闱后,访于同乡为子择师,人交口荐公,遂聘赴京师,公挈眷以行。张敬公德品,为缓列入国学。万历四年丙子,附京乡试,遂登科。次年中进士。

一日谒内临杨公,杨令五子出拜,皆其觅诸四方、为己嗣以娱老者。内一子年十六,公若熟其貌,问其籍,江右人,小时误入粮船,独依稀记姓氏闾里。公甚讶之,命脱左足,双痣宛然,公大呼曰:“是我儿也!”杨亦惊愕,即送其子,随公还寓。公奔告夫人,夫人抚子大恸,血泪迸流;子亦啼,捧母之面而舐其目,其母双目复明。

公悲喜交集,遂不愿为官,辞江陵回籍。张高其义,厚赠而还。公居乡,为善益力;其子娶媳,连生七子皆育,悉嗣书香焉。公手书遇灶神记、并实行改过事以训子孙,身享康寿八十八岁,人皆以实行善事回天之报云。

同里后学罗祯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