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间烟火

我们为什么焦虑

写在前面的话

有时常常想一个问题,我自己也好抑或其它人也好,大家为什么都这么焦虑,这么急躁的追名逐利。原因是什么?一天偶然看见孙立平教授的一篇短文,感觉解答了部分原因,这里分享给诸君。

P.S. 问自己:如何能得到内心的平静,做到常于闹市行,不失寂静心!


以下为转载:

《人人都想当人上人的**社会》
by 孙立平教授

对于这个话题,其实我已经思考了很长时间了。为什么会思考这样一个话题呢?来自于一种对现实生活的感触:为什么我们没钱的时候活不好,有钱了也还是活不好?

按道理说,在当今的时代,科学技术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人们理应生活得更轻松一点,更自由一点。但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什么呢?能看到的是,甚至就是那些属于精英阶层的人,有的想要有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和正常的个人生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问题还不仅于此,更让人感叹的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许多人好像还觉得心甘情愿,还觉得非常自豪?

潜藏在这背后的,是一种极为强有力的思维:一心一意想成为人上人、把成为人上人当作自己成功标志。我们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东西,可以说,这是我们社会当中很多问题的一个病根。

刚才我看到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讲到:中国人奴性的本源是什么?就是都想成为人上人,从而放弃了自由和尊严。老实说,刚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还很难马上把奴性和想成为人上人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后来想想,确实不是没有道理。这个问题我们后面再说。
我们还是接着说人上人这样一种思维和价值观。

大约十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中产阶层,不仅仅是一种位置,也是一个家园》。这个家园其实就是一种生活状态。为了拥有这样的家园,拥有这样的状态,你当然需要去努力,甚至需要去竞争。但是我们应当知道,这个竞争实际上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标。

生活与体育比赛不同。体育比赛是以战胜别人为目标。体育比赛往往要设一二三等奖,奖项的等级越高,名额越少,竞争越激烈。这里面体现的一个原则是:以别人的挫折感,甚至是很多人的挫折感,来衬托成功者的成功,并以此来娱乐观看比赛的观众。

但社会生活不是比赛。在社会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参与者,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娱乐别人,生活本身就是目的。我们要通过对生活的参与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实现自己的目标。假如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理解,一个好的社会,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让大多数人有一种成就感,至少应该感到心安理得。只肯定前几名,其余的人都成为映衬成功者荣耀的陪衬人的社会,一定是一个迷失了方向的畸形社会。

但在现实中,人们往往把体育的原则搬到生活里来:你得战胜别人,你得超过别人,你得比别人强。这种满足感或是成功的标准不是客观的、实质性的,而是相对的,他只要比别人强。比别人强就是好的。所以,哪怕是在房地产广告中,也充斥着这样的词汇:帝景、王府、豪宅、尊贵、至尊等等。衡量小孩成功的标准,好像只要你考不上北大清华,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失败。

这样一来,实际上就把无数的人逼上了一种成功的死胡同,或是烦恼的不归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十几亿人口,要真正想成为人上人,要站到鄙视链的顶尖上,概率有多大?所以,当人一走到这条路上来,就相当于进入了一个赢的概率很小的赌场:你要为这样一个很小的概率进行希望渺茫的不懈奋斗,结果却往往是一辈子都没过好。这就是无数人焦虑的来源。
为什么人们都很难免走上这样的一条路呢?除了客观的原因之外,与我们的思维,与我们的价值观,不无关系。

第一,我们缺少一种内在的价值尺度,缺少一种心灵之根。记得有一次,好像是在北欧,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北欧的小伙子,我们问他,你今年人生有什么目标吗?他很轻松很快乐地说,我今年的目标就是想攒一个去度假的钱。他就是把这样一个有限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当做一种价值,能够实现它,我就很高兴。但是我们很多人不是。我们不是为了达到一个具体的什么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比别人强,是成为人上人。但生活是残酷的,你想着我要比别人强,现实确实无数的人比你强。

第二个因素,为什么强调人上人呢,和我们这个社会当中比较讲究整体、群体,讲究人际关系,注重别人的评价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人们对自己的很多判断,实际上是来自于别人的评价,特别是和他关系比较密切的那些人的评价,而不是他自己就有一个标准。于是,亲友聚在一起,话题就往往是,你的孩子考了多少分?上了什么学校?住的房子有多大?我们不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而是生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更要命的是,既然这么大的努力已经做了,这么大的代价也已经付了,人们也就做好了容忍更多代价和牺牲的准备。有的人为什么越活越“坏”?越老越“坏”?因为他一辈子已经付出太多。在经历了无数的无回报付出之后,他就会把需要继续付出的,比如说尊严、自由等这样的成本看得越来越淡:我以前都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如果现在我顾忌尊严、自由这些东西,不继续赌下去,那原来付出的成本不是白付了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就可以反过来理解刚才那篇文章说的问题:很多人的奴性是怎么来的?实际上就是在把成为人上人作为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的征途上,将奴性理解为是实现这样一个最高目标可以付出的代价。

Trick or Treat

家康神君有云:“人之一生,如负重担,如行远路,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无不足。心生奢望之际,则思穷困之时。能忍为长久之基,视怒为敌。只知胜而不知败者,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菜根谭又云:“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独早”,先贤大智,知此,可免蹭蹬之忧,可消躁急之念。

人到中年,看着越来越稀疏的头发。感受着瓶颈期的压抑。感受着光阴流逝的焦躁。人生的问题似乎也变得简单了,无非取舍而已。

想起杨德昌的《一一》“本来以为,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那个必要,真的没那个必要。”

万念纷飞际,正是做功夫时节。知行合一,做不到就是不知道而已。

好久未更新网站了,给自己找点糖果挺不错,还是这个糖果屋好。

过去的2017年

© Written by J.Y. WANG

写在前面的话:自从年初阿里云硬件升级后本站就总是宕机。内心正值烦躁的时期,没时间找原因。今天查了一下日志文件,应该是内存溢出造成的内核调出OMM-Killer不断的杀死进程,造成CPU跑满假死。今天把1核1G升级为1核4G了,希望判断正确可以解决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OSSFS无法自动重启挂载了。可能是升级Centos7.4的缘故,暂时还未找到解决办法,等有时间的吧,先手动挂载。
另外要向诸君抱歉,去年初原本准备的微信公众号以及欧标教学系列没能按原计划进行。后面是否有时间也未可知,但我会尽量抽时间完成这个系列。


2017年又过去了,回头来看感慨良多。这一年基本是在美国度过的。难忘而又有意义,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一直想静下心来好好梳理一下,但难得有时间。现在坐在隔壁大学的自习室内心平静了许多,就先记录下吧。
《黄帝内经》有云男八为一周期。去年正是五八第一年,也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上有老下有小了,子之孝悌,夫之宽厚,父之仁爱。这一年非常感谢家人对我的支持,特别是老婆带着孩子很是不容易。岳父年底又突然病倒,好在结果并不很严重,但也充分体会到了家人的安康是多么的宝贵。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了,今年大家都好好保重身体吧。

去年基本上把全部工作精力和时间都放在了环球影城项目上。这个项目从16年6月份投标阶段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年半的时间。其中驻美工作从16年10月到17年10月。下图是LDI驻美团队的伙伴们。

从整个项目上看,其特点是专业多,交界面多,管理协作对象多。各方都有各自的立场,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协调合作,保质保量快速稳步的推进项目进展是整个工作的焦点和难点。驻外工作虽然辛苦,但交到了很多朋友,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特别是自己抗压能力和协调管理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另外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英语的心理关基本上算过了。下图是在洛杉矶的建筑公司CGA的工作伙伴们。

LDI工作是第一次涉及,主要是对外进行设计管控和辅助指导,以及对内协调,并帮助业主推进项目进展。对于驻外工作,上一次是在毛里求斯机场项目现场上工作了四个月,和此次的驻美工作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此次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完全融入到美国的设计团队中,并切实的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欧美工程师的职业习惯,职业生态,公司运作模式,设计协调流程等都有了直观和全面的了解,并实实在在的参与到了实际工作中,这种真正的职场洗礼是即使国外留学也无法获得和比拟的。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公司都是非常有益的工作经验。下图是在尔湾的结构公司FWC的工作伙伴们(缺席挚友Roger)。


正所谓人至中年,九局下半,余下的时间不多了。剩下的这几年是关键的几年,是否能够突破瓶颈,我对自己也是拭目以待。希望日后回过头来没有懊悔虚度光阴就好。
尚书有云:“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大道至简,厚德载物。